全国第一个拿到风投的包工头变身记

2017-03-01 18:38 阅读 468 views 次 评论 3 条
江水平装修模式

我出身于北京东边一个山城小县,十六岁就辍学打工了,因为没文凭没手艺,所做的都是苦力活。曾经在毛毛雨的天气里装火车,那高高窄窄的跳板滑溜溜的,空手走上去都胆战心惊,可是我们却要扛着100斤一袋的化肥在上边来回走,而且还要走一天一夜,吃饭都不能离开现场。我曾经装卸过水泥车,十五吨的大汽车四个人装,抱着一百斤的水泥袋来回小跑,满手满脸的水泥,等装完车手腕子和肚皮上血殷殷的,吃饭睡觉都在车上。也做过市政,三伏天的晌午在太阳地下挖土方,挖到晕倒。

还去乡下私人小厂做板材,被人拿着皮带逼着干活,苦点累点没关系,有时候却拿不到工资,过年都没办法回家,年三十晚上只好一个人在北京一家地下室吃方便面,初二就去工头家要账,被人打到头破血流惊动公安局。

农民工业余生活单调乏味,辛苦一天下来,晚上都会找点乐子,有的打牌赌博,有的出去找野鸡,有的三五成群去逛街,还有就着半袋花生米喝酒的。

在我宿舍门前有一个很大的网吧,每天看着人家进进出出的很是羡慕,有一天我终于鼓足勇气花十元钱买了一个通宵,在反反复复的《龙卷风》《绿光》《一笑而过》歌声中呆子一样看着屏幕上的文字一串串流过,花花绿绿的,简直心花怒放,有时候开始尝试和人搭讪,发十个消息偶尔会有一个回的,因为打字实在太慢,没人愿意跟我聊。身边一起上网的男女看我笨拙,偶尔也会点拨我一下,让我知道了网上也可以看黄片,也可以去榕树下看小说,也去九城渔人码头钓鱼,太多太多的内容,简直又到了另外一个新的世界。

1010 (1)

从此以后我辞掉了工作,每天泡在网吧里,饿了叫外卖困了就趴在机器上睡一会儿,有时候连续三天三夜在网吧里泡着。上网多了,对网上的东西就熟悉了打字也快了,先是跟女子们逗逗贫,然后就去九城玩玩社区游戏,再后来就帮朋友管理一个文学版块,因为是新开的版,需要版主到处去拉人,我就跑到九城发文学论坛邀约人的广告,就这样,一则小广告带来了一个女孩加我QQ

后来我回忆当年,才发现这时候起,我就开始不自觉的主动用学习的方式寻求人生的突破了。 这个女孩就是小雨,我现在的老婆。她那时喜欢写小文章,她把写过的小品文发给我看,记得是描写秋天黄叶的,很有味,我由衷的赞赏,也提了一些意见给她,把她的文章放在文学版块最上边,还带着她认识我以前的网友,到处逛,到处游戏,很开心。那时站里有虚拟结婚的游戏,我和小雨就是那里几对夫妻中的一对,也说一些腻腻歪歪亲亲近近的话,可是我太清楚我的条件了,我太明白什么叫自知之明了,所以当小雨告诉我她要从2000里之外的南京来找我的时候我就有点犯晕。

我跟老板支了500块钱,买点旧报纸糊了一下我租的那间不到8平米的小房,花了15元买了一身新衣服,和同事借了个随身听,晚上就去北京站过夜,等待第二天八点带着小雨来的那趟著名的T65列车。

1010 (2)

左边是少女时代的小雨,右边是中学时代(后边圆脸的)

那是2002年六月二十八日的早晨,天有点薄雾,火车的大灯光像两道利剑直射而来,我心跳的有点快快,不停的咽唾沫,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长的咋样呢,见到我会不会马上转身走掉呢,我们会有结果吗?

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我按照提前的约定找到车厢找到座号,看到一位穿着青色衣服的女孩向我微微笑了一下,我知道就是小雨了。说实话那时我真有点慌,初次见面的小雨好年轻,皮肤很白,圆盘脸,眼睛大大的,应该属于好看的女孩那一类,和我当初设想的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我带着我的爱情和希望来到了租住的小屋。这是一个大杂院,集体盖的石棉瓦的简易棚子,租客一家挨着一家的,每家的门口都放着烧蜂窝煤的炉子,有的炉子上煮着肥肠,香味飘出老远;我们来到出租房,有点担心小雨埋怨条件差,可她并没嫌弃的表情,四处看看,说了一句"挺干净的"。

我们放下行李,打水洗了把脸,小雨说你带我去大市场逛逛吧,我说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不先休息一下吗。小雨说,等收拾好了再休息吧。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大市场,开始买锅碗瓢盆床单被罩煤气笤帚碗筷等等生活用品;当时的我又惊又喜,惊的是我手里只有五百多块钱,被小雨全部买了生活用品,不够,她把自己带来的钱也都搭进来了,在这样的大城市两个人手里竟然没钱了,是不是很恐惧呢;喜的是如果这个女孩不愿意跟我过下去,干嘛刚来就像要长期过日子那样置办生活用品呢

1010 (3)

我们认真的过起小日子来。但穷日子总会让生活在大城市的我们心惊胆战,有一次我们俩手里总共还剩两元钱了,小雨就用这两元钱买了块鸡排,我们俩一人一口的吃;穷的时候存折里的十块钱也都要取出来,从老家回来抗一箱子方便面吃一个礼拜,现在想起来,又伤感又甜蜜,可是小雨并没有埋怨我,更从来不贬低我,快快乐乐的跟着我过,现在想想,当初如果她有一点点怨言我都会放弃了,我是真的不忍心让她跟我过苦日子的,可是她没任何让人气馁的话。有时候我在想,即使我是真金,如果没有她这剂大药加进来,也提炼不出来。有时候女人的福分就是这样攒下的吧。

那时候我在西直门找了个工作,小雨找的工作也在那附近,我们俩一人骑一辆单车,她边骑边把舌头伸出老长来学狗累极了的样子,那样子好玩的很;我们当时没条件买电脑,就准备一个本子,像QQ交流那样每人写几句话,竟然写了一大本;有一次她突发奇想,非要我给她跪搓板,我不肯,她就跪着求我给她跪,我家根本就没搓板,她就找来一块废键盘,等跪完我的膝盖上清楚的印着F4的字样。

第一次跟我去老家见父母时跟我爸不见外,对喝白酒,一杯白酒喝完直接就倒在我家的土炕上,睡到掌灯。我就这样快乐中带点忧愁的跟小雨过着同居的生活,虽然她对我不错,虽然我们没任何隔阂,但是我却不敢想象我们的将来,不知道将来的路该怎样走,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她回过神来跟我说再见。

在我家乡美丽的雾灵山照片

1010 (4)

1010 (5)

2人的合影

一件突发事件真正转变了我们的关系,让我们的心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那是2002年秋天的时候,我和小雨回家参加我妹妹的婚礼,当天夜里,小雨就喊肚子疼,疼到豆大的汗珠子一直往下掉;我吓坏了,骑上妹夫的摩托一口气把她带到了县城的医院检查,在检查床上小雨就昏迷了过去,医生开始抢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肚子里全是血,是一种叫做黄体破裂的症状,医生赶紧叫我筹备钱,好多钱那,我哪里去找,急的我在医院的院子里转磨,家乡的亲戚躲得远远的,反而是两位没见过面的网友伸出了援助之手,第二天一早就把钱打到我的卡上了,从那时起我才知道,虚拟世界的感情有时比现实世界真挚很多倍。

钱筹到了,开始手术,我在手术室外边整整等了四个小时,妹妹叫我去休息一下,我不敢去,怕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找不到我。时间是那样的漫长,好像一切都凝固了,当手术室的门推开,小雨躺在推车上,仰着头找我叫我老公,我的眼泪水汹涌的流淌着,没办法控制,妹妹和医生一个劲的劝我,小雨竟然还有力气劝我,我却快要倒下了。

这次的病增加了我们的感情,也许是我的真情打动了小雨,出院后我们就开始筹划结婚的事情。

1010 (6)

去民政局登记,工作人员说身份证是办不得结婚证的,需要户口本,小雨打电话给我的岳父把户口本邮寄过来,等了一个礼拜,户口本邮寄到了,我们再次去做登记取结婚证,体检时工作人员说小雨的肚子开刀的那刀伤是妊娠纹,说我们非法同居,要罚款,我都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规矩,真是怒火冲天,跟民政局的人拍了桌子,小雨边哭边劝我息事宁人,早点把手续办了就算了。无奈之下被罚了三百元办了结婚证。

结婚证办了,婚礼怎么办呢?我愁啊,手里的钱留着我们俩过俩月的生活费呢,父母那边是一分钱都不能出,即便到今天我们结婚都十四年了,我老爸竟然连小雨的见面礼钱都没给过,更别提婚礼了。我看惯了听惯了那些因为差了一样彩礼新娘不下车的故事,更知道三金一踹等婚礼必备的物质,可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结婚的一桌酒都没摆。

1010 (7)

当我还在为婚礼的事情发愁时,信基督教的老妈给我出了个主意,叫我到教堂去结婚,不用花很多钱,几十块买点糖果和瓜子就可以,能得到几百人和神的祝福。我不是基督信徒,更没有国外的教堂情结,如果可以哪怕是摆两桌请几个至亲,我也不愿意用这种简陋的形式办一生才有一次的婚礼,可是我能怎么办呢,老妈的提议最起码比没任何仪式好一点,就当是追新形式吧。

就这样我们在圣诞节的那天来到了基督教堂,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我们跪倒在高张着双臂的教主面前,听着她的祝福,听着她的询问:

"男方,如果将来你的女人残疾了,你愿意伺候她一生吗?"

我说:"我愿意"。

"女方,如果将来你的丈夫去要饭了,你愿意跟着她吗"?

小雨说:"我愿意"。

"愿神祝福你们"

我记住了我在神面前所发的誓言,一生都不会忘记。

这次凄凉的婚礼过后,小雨给了我也许是这一生中最正确的建议,到南京去发展。离开已经混了十年的北京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对谁都是个考验,但是我也明白,如果还在北京混下去,再来十年都不一定能出头,北京的路太硬,踩不出足迹,所谓人挪活树挪死,豁出去了,闯一下吧。

决心一下,小雨打头阵先回家做安排,我打理好在北京置办的生活用品,只用了一个一吨的集装箱就托运到南京了。

我们的落脚点是在中央北路张王庙的一处违建,石棉瓦的棚子,比北京的还小,放了一张床走路就要侧着了,连把椅子都放不下。最闹心的是竟然还有老鼠住在顶棚上。

1010 (8)

来南京的时候是03年一月,快过春节了,小雨忙着收拾家忙着拜会老朋友,我忙着找工作,就在这时忽然发现小雨怀孕了,当这个讯息在长江医院被确定的时候,我有点喜悦有点茫然,小雨第一时间赶到药科大学她妈妈工作的地方,把这消息告诉了我岳母,指望老年人可以出个主意指点一下,可我那大学教授一样的岳母当时就火大了,一定叫小雨把这个孩子打掉。小雨又惊又气,跟她妈妈就在药科大学的食堂大吵起来,吵完了跑进旁边的工人宿舍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岳母的阻止也许只是一种本能,并不是封建家长那种非要拆散我们的架势;在小雨的坚持之下,小孩顺利出生,我们给孩子取名叫安琪,小天使的意思。

1010 (9)

岳母的态度,老婆的态度,让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赚钱,让跟着我的女人扬眉吐气。

正月初十我就到南京上班了,一个广告公司做业务员,月薪450元。做到业务有提成,做不到业务滚蛋。这样的工作怎能养家。人若是急眼了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我在万般无奈之下用毛笔写了一副启示,挂在胸前在新街口的华联商厦前边站位,让过往的行人看,条幅是这样写的:“为了我爱的人,为了我即将出世的孩子,我愿意卖掉我的背,允许需要的企业在我的背上刺青企业的广告图案或者文字,条件面议。”

过往的行人都停下脚步看,那种好奇的眼光让我无地自容,但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真实的用意其实并非真的希望有人在我背上怎样,明知道那是奇怪的事情,只是为了引起媒体主意而出位。

其实那时候就显示出了我喜欢折腾的营销潜质。

事情按照我的设想开始进行,摆过条幅以后不到半小时就接到了晨报的电话要采访我,接着就是金陵,然后是直播南京,记得采访我的是长征,南京零距离也邀请我去做节目。在演播室,我侃侃而谈,没半点怯场,可是出了演播室却紧张的腿都发抖。

南京的媒体水平真的不一样,报纸上对我这件事情持否定态度,直播南京的女主持说这是一场闹剧,只有孟非透过表面看到了本质,他在节目的最后点评这件事情说,这样的年青人为了家庭敢于创造机会,不管这件事情正确与否,这种精神值得赞扬,比啃老族强的多,希望南京的企业有需要的联系他或者联系我们。

所以到现在我都很敬佩孟非

1010 (10)

那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我被另外一家广告公司挖去做销售主任了,月薪650元。

我拼命的跑业务,拼命的寻找机会,但却找不到好方法,为了学习营销本领,我曾经主动寻找过安利去听营销的课程,学到了如何表现产品,学到了如何鼓舞自己,学到了答客问和找自己公司的好处;后来我在装修公司干的时候,曾经运用安利的产品对比法,把我们的价格和用材以及质量,都与一些大公司横向做了个对比,简单明了,很管用;所以在装修公司干的时候,我一直是业务能手,出单最多,而且是业务经理的职位。

这得意于我主动的学习,虽然学的地方有点危险,但我这种主动求学的态度注定了我的成功。

后来,我发现给别人干的时候,要受到很多束缚,比如我跟客户吹质量吹价格的时候,实际腰杆并不硬,很多业务都是靠吹牛靠死拉硬拽来的;还有就是我的个性太强,不会伏低做小端茶倒水,所以也被很多人不容,经常换工作,为此我暗下决心,自己搞。

为此我又开始了主动的学习,报价表格就是那时候主动找设计师学的,还有如何去谈单,如何看材料,如何找材料商等,都是主动寻求学习掌握的本事,如果没这一点,估计最后想自己干也不敢。

小雨为了帮我创业,把才两个月大的小安琪送到了我老家让她奶奶带,她跟着我打拼,准备在网上接活,那时我们没电脑,要去网吧上网发广告贴,拼命的发,发的头昏脑胀。白天有事做很快就过去了,可是难熬的是晚上,小雨想孩子,夜里就偷着哭,有时候我半夜醒来就能听到隐隐的啜泣声,可我不敢搭腔,因为我也想啊。

1010 (11)

这是安琪在我老家时唯一的照片,就是这张照片更让我们想女儿了。

熬到三个月的时候,我们俩都挺不住了,商量说,我们把孩子带在身边吧,虽然辛苦点,虽然孩子受罪可必定一家人可以团聚啊,哪怕吃糠咽菜也是幸福的。这样决定好以后,我们连夜赶往河北,恨不能飞去见我们的女儿。

那时大约在清明前后,北方的路边刚刚见点植物的绿芽,天还很凉。土路上迎面看见我老妈骑着三轮车晃悠过来了,看见我们俩,又高兴又吃惊,我们急忙找安琪,老妈掀开三轮车箱上盖着的毯子,安琪一张脏兮兮的小脸就漏出来了,愣愣的看着我们。小雨早就按捺不住了,一把抱起安琪,快步的在前边走,我知道她哭了,不想让我们看见。

我们把安琪带走时我老妈也哭了,舍不得,但是万般无奈,他们没办法到南京来我们也没办法在河北安家,只好忍受骨肉分离的哭

安琪是带回来了,可小雨要帮我,没办法把安琪总带在身边,没办法只好放到马集她爸爸家,小雨的妈妈在药科大学打工,乡下只有老岳父一个人看着承包的鱼塘,顺便带安琪;乡下的野风实在厉害,安琪的两腮全是冻疮,去亲戚家吃酒,一个人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这么丑呢;安琪会走以后,坐在公公的自行车后边,脚被卷进车轮子里了,被车轮子啃掉一大块;偶尔到南京暂住,有一次刚出锅的面条放在板凳上,她去扒,一锅面条全倒在她头上了,烫的满脸泡,幸好有邻居给了点江猪油搽,没落下疤痕。

那时候的日子实在是苦,不知道家乡人劝过小雨离开我没有,不过背后的闲话那是很多了,即便是我岳母,也曾经跟别人表达过看不起我的意思,这是后来有人对我讲的。我问小雨跟我过成这样后悔不,她说从不后悔,只要你对我好,就是过的比这还差我也愿意跟着你。

真正成就一番事业的男人背后都会有一个好女人的吧,最起码我是,没有小雨这样的女人无怨无悔的跟着我,没有一个值得我为之拼命的家,天知道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1010 (12)

1010 (13)

1010 (14)

1010 (15)

我的斗志就是在那样的状态下被全部激发出来了,我发誓,一定要让这母女俩过上让然羡慕的富裕日子。

我是没任何创业计划的,只是一个念头,干吧,不干就完蛋了。

自己干,最起码要先有个名号,这点是我擅长的,因为我从小喜欢文学,尤其喜欢古典诗词,随意的就想起了刘禹锡的一首诗“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我取中间三字,江水平,因为没能力注册公司,就取名江水平装修队。这就是我名号的由来。

1010 (16)

开始在网上创业,没电脑,就去网吧写小广告,拼命的到各个论坛去发,那时候的华侨路茶坊业主社区管理的还不严,我把几百个社区每一篇的帖子后全发上了我的广告,那是个非常枯燥的工作,复制粘贴,复制粘贴,有时候偶尔想想,这样起作用吗,心里泛起一阵恐慌,立刻刹车,不敢想了,继续埋头苦干;有时候发的实在不像样子,各个版的版主就开始封号,他们封一个我注册一个,封我IP我就换网吧

我估计到现在城北也有很多网吧是上不去华侨路茶坊的,就是那时候我闯下的祸;有的版主实在无奈了,就发短消息给我说,兄弟,为了混碗饭吃你发广告我理解,可你能不能换点花样啊,老发那一段话你不疯我也得疯啊。

小广告发的是铺天盖地,可是手机却一个礼拜也不响一声。傍晚居委会大妈来敲门,要我们交75元半年的垃圾清运费,把钱交出去那一刻就像把心剜出来了的样子,心疼的要命,我从来就不是个很会算计花钱的人,可那时候手里真没钱,工作也没了,计划着的所谓的创业却是个一毛钱都没投入项目,虽然是在拼命的干着,说实话,心里真没底,偶尔想到如果三月两月不开单,那我们一家三口在南京这样的大城市怎么生活啊。

1010 (17)

我在忐忑中挨过了十三天的时光,那一天的上午十点多,几个世纪都没响过的手机忽然唱起了歌,号码是陌生的,我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手和声音都是颤抖的:”

“喂,是江水平装修队吗?

“是的”

“我有一套房子,最近想装修,你们能不能派人来看一下”.

“可以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呢”

“今天下午两点在雨花的龙翔雅苑”

“好的,我们会准时派人过去的”

1010 (18)

电话放下,我的心突突跳的厉害,一是辛苦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了回音,激动啊;另外就是我对装修一知半解,有点胆怯见客户呢。

不过有一点我是心里有底的,以我在网络上的经历来看,只要我抱着真诚的态度对待别人,一定会得到真诚的回报,暂时不懂装修知识并不是大问题,只要我不忽悠,我相信会取得客户信任的。

小雨听说有客户约我去量房,笑眯眯的为我做了几个好菜,还顺便带了一盒十块钱一包的好烟来给我,说见到客户递烟别递三块钱一包的老秦淮,会让人看低的;十一点半就把饭吃完了。在地图上找出方位,就坐上公交车早早的跑过去了。

到了约定地点一看手机时间,才一点,早了一个小时。没办法只得坐在小区的凉亭思量业主提出的各种问题该怎么回答,把做业务时候常用的答客问一百条每条都用江水平装修队来诠释一遍,还不放心,又从新添加了一些新的问答。

1010 (19)

正一个人忙活时,客户到了,通过电话指引碰了面一看,业主是位三十左右岁的帅哥,国字脸,连带笑意,感觉很随和,他自我介绍说姓吴,父母是搞房地产的,家里很多套房子,这套是给他结婚用的,为了让他自己得到锻炼,父亲给了他五十万,让他自己负责这次装修的全部。吴先生家庭条件优越,但从没独自担纲过大事,初次接受任务,一心一意要出色的完成,好让父母高看一眼。可是这毕竟不像打游戏那么容易,他跑遍了大大小小的装修公司,取得过很多方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鼓捣了俩月也没弄出个眉目。前两天家人追问的紧,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去论坛逛,才发现了我的小广告,不知为啥就那么就相信了我。

到了他的房子里,随着他带我各个角落看,我的心越揪越紧,这个房子太大了,正式的房间是三层楼的跃层,顶楼还带100多平米的花园。花园周围一米多高的女儿墙上都要贴瓷砖的,还要做花池子,光瓷砖铺贴就要200平米以上。就我这水平,第一份活做个三五十平米的房子合适,一下子给我来个三五百的大家伙,真考验人啊。

 

我陪着吴先生楼上楼下的测量并仔细的谈项目,说实话,很多东西都是凭三十多岁的经验蒙的,但吴先生对我却非常认可,因为在聊的过程中我提出的建议全部是站在业主的角度说话的,绝不以我的立场提建议,这就产生了信任的力量。

1010 (20)

量完房我没回家,直接去了网吧,从晚上六点一直做报价到第二天凌晨五点,给懂装修的亲戚朋友打了无数的咨询电话,在好几个人的指导下终于把这份报价凑成了;这是江水平装修队第一份报价表,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啊。我用邮件把报价发到他的信箱,剩下的就是忐忑不安的等。

接下来,没过几天吴先生就紧锣密鼓的联系我见面看我工地商讨报价然后签约交定金。

事情顺利的让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时间长了我问吴先生当初选择我们就不怕出问题吗,吴先生的一番话让我又意外又惊喜,他说不是因为便宜才找你,是因为你的付款方式能让我有控制权,做不好不给钱呗,我跑了十几家装修公司,都是豪华装修的大办公室,但他们都要先预付百分之六十,就很难让我相信了;那么多钱啥都没干就交给他们,也就等于把装修的控制权交给他们了,也就等于我家装修的好坏完全建立在那些公司的工人是否诚信上了,如果他们耍赖,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他这番话我没完全听懂,我是因为自己没钱租办公室,没根基,为了取得业主信任才设计了做完一步才付钱的方式,是让业主相信我不会拿着钱跑路,根本没想到控制权的问题。

 

吴先生见我发蒙,笑着说,我给你打个比喻吧,假如我的房子让装修公司做,假如装修费是十万元,那么没开工前我就要先给他们六万块,他们这笔钱一到手,还能受我控制吗,如果做的差,我叫他们整改,他们完全可以不搭理我,我没任何有效手段控制他们,而投诉到315却是个不靠谱的事情,南京找消协投诉的太多了,受理投诉的部门都麻木了,连敷衍都不愿意了,所以投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即便能解决也麻烦啊,跑来跑去的打官司,没意思。而你们这种做完一步付一步钱的方式我就能完全控制你们,做不好不给钱,是不是很简单很有力度啊。

真没想到看似微不足道付款方式还有这么大的学问,上过大学的人思考问题的角度就是和我们这些没文化农民工不一样。我以前一直都认为他是个纨绔子弟,脑袋不装事的,看来倒是我不识人了。

在吴先生以后几年中,还有几个厉害的角色更加深入的帮我分析了这种付款方式,其中分析的最透彻的是东大的梁妮教授,她说我的付款方式有三个非常牛的好处:

1,先施工后付款,等于是零风险承诺,也就是业主不用担一点点风险,因为只要发现材料差手艺差,不给钱就完全控制住了,也就让这些业主立刻对你们产生信任了,签单率会大幅度增加。

2,因为工人直接跟业主拿钱,就必须对业主态度好,小细节也要做好,因为细节和态度做不好,就真拿不到钱,所以促使你们服务态度和手艺都要不断提高。

3,你们是工人直接跟业主结账,那么老板拿到钱是在工人拿到钱的后面,等于是工人给老板开工资;这个办法在国内绝对首创,也非常有效,首先是杜绝了中间项目经理扒皮,干活的工人拿的多;接下来是工人不用担心拿不到钱,所以干劲就足,也愿意维护这个模式和团队,所以理论上讲,来你这干的好工人会越来越多,而且好工人来到这里就不愿意走;好工人干久了经验就丰富,服务业主会更周到,良性循环,你会越做越好

1010 (21)

我的妈呀,教授到底是国宝,他不说这些,我根本总结不出来,他说过后我一对照,完完全全是这样,很多人跟我们一句话都没说过,加QQ第一句话就是,我要签约,你们安排个人来吧;好多工人都跟着我们干了七八年,最长的跟我干十年了;原来都是模式起的作用。

条件好以后照的写真

1010 (22)

1010 (23)

话题扯的有点远,这些都是后来意识到的问题,当时接单以后才意识到,我手里连一个工人都没有就敢做装修生意。我接的活价格低,不可能转给做项目经理的朋友,他们从公司拿的活比我的价格高多了。没办法只好自己找工人。

人要是到了紧要关头思维就比较活跃,我想到了过年在老婆娘家吃饭时认识的一个表姑父,姓贾,聊天时候得知他是在银桥市场附近蹲马路做装修的。我一个电话打过去,表明身份和来意后,他答应的很痛快,拍着胸脯说只要有活,做的事情他可以一力承担,问了我一些关于报价以及用材的问题,定下了进场的时间。

进场以后我跟贾姑父打交道多了,才知道这个人是典型的马路游击队的习气,非常之俗气,非常之猥琐,经常跟我这个晚辈吹嘘他怎样搞上了一个包工头的老婆,把那女人搞的如何爽,如何离不开他;还吹嘘他如何能打架,镇上方圆十里没人不知道他威名的。看他那獐头鼠目的样子,听着这恶俗的故事,我心说所谓的坏人就是他这样的吧。

贾姑父虽然能吹,但是还是要吃饭的,要吃饭就得干活,他是全能,瓦木水电油样样拿的起来放不下,把菜盆的水龙头放到离地八十公分高,装上台面后水龙头的嘴直接扣在台面上了,别说放盆,估计放个纸板都费劲;给人装热水器把煤气管道接在了水管上,一开龙头整个楼上楼下的煤气管道全都灌满了水,害的我每家发生活费,让他们去外边饭店吃。

这个贾姑父蹲马路习惯了,养成了很多坏毛病,做水电时候把原来的电线从管子里拉出二十多公分,然后两头接上新线,就告诉业主这是新做的;拉来一车好材料,等业主验收过后又拉回去换成差的,还得意洋洋的教我这个晚辈要想赚钱就必须这样搞。

我却非常明白,要是这样搞,一定会声名狼藉,将来唯一的路就是去蹲马路,而我不会手艺,蹲马路都没人要。所以他所有自认为是金点子的歪招都被我严词拒绝了,那些不守规矩做出的活要按照规矩做好。

贾姑父是本着可以偷工减料可以赚到很多钱才接我这份活的,但在我死命坚持用好材料用细功夫的情况下他就没什么钱赚了,所以情绪越来越坏,对我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有几次想拿出流氓手段打我,我说你是长辈,打我一顿我也不敢有什么怨言,但是将来见到咱家亲戚们问起来为什么打啊,你会很没面子的。

他清楚打了我代价会很大,所以也忍着不敢动手;又因为是后付款,做不好前边的钱就拿不到,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把这处活干完了。在喝完工酒那天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跟我干了。还说像我这种干法永远赚不到钱。

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依然还在银桥市场蹲马路,还是那样全能,还是那样的猥琐,而我已经带了三百多个弟兄一百多加盟商,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和车子。

创业的路是艰难的,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我懵懂着干了两年来的,不但手里一分钱没攒下,还倒欠材料商十万多块,快年底时我知道会有人来要债来,心里怕的很,单租了一处房子,自己搬过去住,一千次一万次的想,要不要赖掉这十几万的钱,要不要一走了之,可要是真这么灰溜溜的走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小雨每隔几个小时给我一次电话,报告家里又有谁来要债了;每接一次这样的电话我的心就沉下去一次,觉得人生真没意思。恰巧我们租房子住的附近小卖店的男主人忽然暴病死了,年纪青青的,我吃完他的丧酒,回到宿舍眼泪止不住的流,到后来还放声哭了一场,那时我没办法理会小雨的心情了,自己快被巨大的压力压倒了。

醉过了哭过了,看着娇妻弱女,还是不能自暴自弃,咬紧牙关吧,我把手机的铃声换成了刘欢的《从头再来》,每当要债的打来电话就给我一顿激励,我决心要重整旗鼓,不干出成绩誓不罢休。

1010 (24)

那时已近年关,我主动电话召集所有的材料商到饭店吃饭,酒席上,我开诚布公,谈到我目前的难处,谈到了我的决心,谈到了还款计划,他们确实表现了遗憾,但远没我想象那样像逼迫杨白劳那样让我卖女儿,虽然我欠了十几万,但因为是欠好几个人的,摊到每个人也就两三万,跟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生意,加上以后还要跟我继续做下去,所以都没难为我,连我最后剩的几千块过年钱也都给我留下了。让我感激的很。

那年是回老家过年的,回到家钱就花光了,是妹妹给的一千块钱才够回程的车票,两年才回的一趟家灰溜溜的,到现在心里也还有阴影;到了租住的房子里,丈人又专门跑来送一千块钱给我们度日。现在想想,一路走来,得到丈人家很大的帮助啊,那时候吃的粮食和菜都是他们给的,过年时丈人腌的肉和火腿,大一半都带给我们吃了。

1010 (25)

1010 (26)

那年的正月初八,我开始总结这两年的得失,发现如果再不学习不改变,一定会倒闭,一定会被迫再去找工作;那时候,满心满脑都在想怎么突破,逛华侨路茶坊时候,忽然发现某些文章点击率非常高,某些文章点击率就很低;我就用点击率高的标题写我自己的文章,然后发到论坛,反响很好,比做小广告效果好的多;后来一篇题目为(一个包工头的装修日记),是揭露行业黑幕的,简直火爆透顶,一下子给我带来了好多生意。

1010 (27)

我知道了,互联网做生意,是有很多很多窍门的。

我开始研究互联网做生意的技巧,在365因为帖子太火爆,点击率超高,帖子就被删除了,ID也经常被封;我开始转战其他装修论坛,那时候南京还有个比较火的论坛,叫篱笆,全部是讨论装修的,我在上边装专家回答业主提出的问题。

为啥说叫装专家呢,因为那时候干装修没几年,很多专业知识不懂,看见业主提问了,比如摩恩水槽多厚的好使,我就回答不了,只好打电话问懂行的朋友,一来二去,在论坛里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业主私信来问我装修问题,私信来找我施工,我就成了那论坛真的装修专家,聚拢的业主就更多了。

1010 (28)

我开始恳求业主写日记,肯为我们写日记的客户,我会到他家工地多跑好几次,工人也都挑选最好的,服务态度也都特殊交代,所以效果很好;因为业主写的日记是如实描述的,不会一味的说好,所以很真实,也因此成了客户见证,让我得到了更多的客户。后来篱笆开始限制装修公司的ID活动,我们的营销活动越来越难,就开始酝酿做一个自己能做主的根据地,这个时候,西祠胡同的免费讨论版进入了我的视野。

西祠胡同是南京人最愿意去玩的论坛,最大的特点是可以自立山头,我在那里开了讨论版,经常写原创文章发表在上边,也会把篱笆上业主写的装修日记全部照搬过来,因此版面内容越来越丰富,吸引来看的人也越来越多,签单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1010 (29)

我在西祠把装修做火了,就吸引了更多的人来这里开版,我的队伍人员也越来越多,单就有点跟不上了,而且很长时间卡在三百万的业绩上,成了瓶颈,依然是主动学习主动寻求突破的习惯挽救了我,为了学到扩大业绩的办法,我花了一万块到北京参加了"推一把"网络营销培训,学会了讲好企业故事和单页面。

我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学到了立刻应用,我用了十天时间,没黑没白的工作,做好了两个大帖,又变换了一些必要的小帖子,从此我的业绩开始成倍的翻,第一年时候从年营业额三百万直接翻到七百万,第二年时候翻到了一千万,从此让我更加坚定了用学习成长解决瓶颈突破的问题,也更加明白了,老板不学习,脑袋里没货,就没办法成为员工的老师,没办法培训员工,企业做不好,赚不到钱,员工也瞧不起你;一旦学习成长了,回来就给员工做培训,员工掌握了方法,业绩出的多,好员工留得住,基业长青不说,老板在员工心目中也是有地位的。

1010 (30)

1010 (31)

1010 (32)

1010 (33)

1010 (34)

2013年底,西祠胡同大改版,很多依靠西祠生活的同行瞬间倒闭好几家,我的业务虽然底子厚,但也遇见了瓶颈,为此我再次开始学习寻求突破,找到了推一把学院的江礼坤老师,请教他突破的法门;他教我几招,一是不要在宣传业务上放过多精力,要宣传人,也就是我如何做好这份事业的,我的各人品质如何;二是做付费广告,大量引流进西祠版。

我采纳了他的建议,业务再次平稳起来。

2014年2月22日,江礼坤老师邀请我在推一把学院的年会上做分享,打开了我另外一扇窗,让我知道了讲自己如何做好也是一门艺术。
从那天起,我开始认真研究我自己独创的模式,发现原来竟然能找到那么多的好,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遍寻不见的东西,原来就在我身边,不出去学习,竟然连自己的宝都找不到。

1010 (35)

2014年三月份,我在微信朋友圈忽然发现秦刚老师在呼吁新模式,他要采访撰写新模式,恰巧我研究总结了江水平模式,信心满满地找到他,详细叙述了我这模式的独特之处,引起了秦总很大的兴趣,为我的模式写了文章,发表在了虎嗅和自己QQ空间,瞬间引爆了整个互联网营销界,也吸引了包括人民日报,南京日报,逻辑思维团队等二十多家媒体采访,不但得到了上万的粉丝,还由秦总引荐,拿到了一笔几百万的风投,由暴龙投资公司麦涛领投。

 

带老婆孩子去蒙古玩了一趟,这是女儿在特色商店试穿蒙古服1010 (36)

1010 (37)

1010 (38)

1010 (39)

1010 (40)

3月15号,我受到石家庄于木的邀请,第一次参加互联网峰会,峰会上各路神仙各显其能,让我大开眼界,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多做项目接业务的方法,尤其会上王通老师分享的路边拣一块石头可以卖6800元的案例,让我脑洞大开,回家就做试验,用网站加盟的方法,在域名没有,公司没注册,项目名称都还没取好的情况下,只凭一个创意,就招收了全国一百多个加盟商,收款一百多万。

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采访江水平

题为:“江水平-中国第一个拿到风投的包工头”

2014年的四月,我花了二十万报了冯晓强老师的课,只学了他的初级班,然后就应用到自己的企业,直接的结果就是我成了员工的老师,没事就给他们培训,他们长了本事,我这个老板就没啥事干了,很闲;而且我可以为身边人出主意了,很多亲朋好友出现家庭问题就来找我讨教,用了我学过的招就好使;

1010 (41)

我自己跟老婆关系也越来越好,带着她开车两万公里,游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去少数民族的山寨去穿他们传统的结婚礼服拍照,引发了南京三个电视台的采访,百度贴吧得到了太多网友的赞叹。

 

还记得当年我和老婆结婚时候她所穿的所谓礼服是花60元钱买的红棉袄;这么多年,每次参加亲戚朋友的婚礼,看见那些新娘穿着婚纱走红地毯,老婆那艳羡的目光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直想着怎样弥补。

我的梦想是凭自己的努力,让老婆住别墅,去全世界旅游,穿最名贵的婚纱;可距离那个还很遥远,目前我事业有点小成,不如来点现实的,先在国内跑跑。带着老婆开着那辆不好不坏的车,去边疆的少数民族,穿遍他们的特色婚礼服,照特色的婚礼照,顺便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吃吃当地特色小吃。

我们把广西做为第一站,然后沿着边境线走向贵州,走向西藏,再到云南,因为这几个地方是少数民族集聚地,可以一股脑的访问多个民族。带老婆穿遍了五十六个民族的特色婚礼服;

江苏卫视新闻眼采访江水平56名族婚礼

有空可以看看我们当时记录的详细过程,游记:足尖上的中国         http://www.xici.net/d203757638.htm

1010 (42)

1010 (43)

1010 (44)

1010 (45)

我写的文章:仔细看完这篇文章,所有的装修内幕你就全懂了

咨询加盟与江水平商学院课程加官方客服微信/QQ:329781617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全国第一个拿到风投的包工头变身记 | 装修加盟预算利润分析-互联网装修创业-江水平模式创始人
分类:江水平装修加盟模式 标签:
江水平装修模式

发表评论


表情

  1. 三五豪侠传
    三五豪侠传 【农民】 @回复

    拜读大侠博客,感悟人生道理!

    • 小, 编
      小, 编 【镇长】【站长】 @回复

      [握手]

    • 小, 编
      小, 编 【镇长】【站长】 @回复

      [握手] [呲牙]